今婳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灵素小说aimioffice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进入演艺圈成为演员前,

路汐彻底崩溃了心理防线,乌黑的眼眸晃着泪意,望着容伽礼,努力地想将他看清楚些,无法跟人随意宣之于口的情感压了太久,近乎没办法让自己说出完整的一段话,哑了声重复着说:“那笔债务是我爸爸签字画押欠下的,是用来救我妈妈命的,我必须还。”我曾认下了一笔债务。

“容伽礼。”

“十六岁前,在你还没来到宜林鸟静养....我妈妈就已经身患癌症晚期了三年,她是靠着我爸爸一笔一笔欠下的债务在这个世界上多活了三年时间。”路汐提起这些,即便已经很克制情绪了,还是很想哭。容伽礼此刻却没有抱她,过于幽沉的双眸除了盯紧她眼圈泛红的脸蛋外,什么都没有。

她保持着静止的跪坐在床上姿势,肩膀都在微微颤抖着,说:“妈妈日日被病痛折磨撑得很辛苦,但她痛时总是笑的,她说不想死,死了跟爸爸一世的缘分就尽了....日后跟路潇这个人再也没了任何羁绊,她割舍不下,想活,爸爸也想她活,多活一日也好。”“妈妈死了。

“她死后那年立春,宜林鸟被台风登陆,而你同样经历丧母,携那幅有我妈妈背影的油画来到了这座岛,我太想她了,想多看她一眼,才经常跑来你的别墅看这幅画。”“爸爸....爸爸后来也去找妈妈了,街坊邻居都说他为情自尽,但我知道。”路汐将堵在心口的往事倾诉出来,垂下了头,眼泪落下来:“他还不起那些债务了,又不想为江树明做事,更不愿拿自己的女儿抵债,爸爸他,他拿自己的命抵了债。室内陷入了短促的寂静。

容伽礼脸色极差,话直接问:“债务多少?”

“六百万。”路汐仍旧是微垂着头,从唇齿间轻轻透露出的这三个字像是无情地暴露着此刻脆弱的自尊,六百万放在现在能还得轻而易举,但是放在当年是足以摧毁了一个本就掏空积蓄的普通家庭。“江望岑用这份六百万债务签了你三年?”

乍然听到这个名字从容伽礼口中冷漠地说出,路汐有点儿情绪恍惚,凝住眼泪才敢去看他,好一会儿,她回道:“是,是我心甘情愿签下的经纪合约,只有还清,我想爸爸妈妈才能在天堂得到安息。是她不愿,不愿跟江家还有这笔债务在中间死死纠缠着。

“江望岑为你量身定制的剧本,也是你自愿演的?”容伽礼问。

成为一名演员的这个梦想是伴随着她长大,犹记得年纪还很小的时候,爱看诗集的妈妈会经常带着她和赧渊坐在灯塔下,吹着海风,温柔地将诗集里的故事讲给她们听。后来性格闷又有些忧郁的赧渊,仰起头,乌黑额发很久没修剪稍稍长了一点,垂在眉际,却衬得漆黑的瞳孔亮亮地说:我长大后,想当一名会写故事的编剧!她则是小脸蛋儿透着淡淡粉晕,乖巧地依偎在妈妈怀里,让海风将她稚气的声音,和遥不可及的梦想都吹向了大海:我想当演员。路汐喜欢倾听妈妈讲述着诗集里的故事,喜欢故事里的人物,想将人物的情感演绎出来。

她的演员之梦。

被江望岑从江微的书信中得知,路汐同时心知不签微品娱乐旗下三年,以江望岑背后的资本可以轻而易举让她哪怕真正踏入了演艺圈,也无戏可拍。路汐从最无援的困境里抓住了一丝渺茫的机会,而她成名之路不好走,在独自承受痛苦的整整两千多日夜里,才被上天眷顾,终于能有幸见到容伽礼。此刻面对他的问题,唇动了动,却难以回答出来。

容伽礼非要通得她说似的:“你总爱撒谎骗我,如今又想瞒多久?

“剧本是我自愿接的,这三年来无人强迫我去演...这些角色。”路汐唇上的血色很少,一丝红都是她生咬出来的,这股疼痛让她保持清醒理智,不被哭晕了头脑:“合约期限结束后,我跟江望岑之间债务已清了。”“清了么?”容伽礼惯于压制本性,却在此刻有股凌厉不可预知的杀意浮在了眼底。

他要找江望岑-

路汐读懂了这层深意,下意识去握住他冰冷的腕骨:“求你,不要,不要再追究这些事了。”

她性子倔得要人命,极少能说出求这个字。

容伽礼看着路汐的手指,那么细,却握着他越紧,如同握住了他心脏

“你为江望岑求我吗?”

路汐先没有回答,泪眼对视着容伽礼,只觉得他眼神黑而沉静得厉害,像极那片海岛的深海,涌起了很深的晦暗情绪,要将她溺亡在了里面。沉默了很久,发出的声音一直带着微微颤抖说:“是。

容伽礼脸上神情很淡,笑了。

“债务也好,私人恩怨也摆,都是我和江望岑之间的事,我不想第三者卷入进来。”路汐逼迫自己狠心点,没有去躲避被他凝着的眼神,将脆弱的情绪褪去,又摆出了无懈可击般的清冷姿态说“我现在过得很好,有成名在望的演艺生涯,是万众瞩目的当红女明星,又拿下了圈内著名导演电影的女一号角色,名利光环皆不缺。”他是第三者?

容伽礼没有听进去她最后强行撑起尊严的一番话,注意力都被这句给惹得眼底受延着血丝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和徐医生闪婚后

和徐医生闪婚后

终晚夏
【救赎治愈温馨向】【日更,平时上午9点,周四18点】表面:温文尔雅新闻主播×清心寡欲中医主任实际:诱到起飞知名声优×极情纵欲嗜血狂魔上班时,于清溏是新闻频道的王牌主播,嗓音通透,五官周正,温文尔雅。下班后,他是网配圈里的知名cv,偶尔直播,闲暇配剧,声线魅惑勾人。高三那年,于清溏因压力过大,混入了医大社团配音群,认识了个低音炮,不惜以腿照为代价,诱导对方连线配限制级广播剧。疯狂过后,于清溏以家人发
都市 连载 35万字
炮灰,但是开始发疯

炮灰,但是开始发疯

禾花
【芝麻汤圆美人受×刻薄护短西装暴徒攻】被迫嫁人那天,阮榛觉醒了。他意识到自己是一本狗血文里的炮灰小妈,在丈夫去世后被儿子们强取豪夺,凌虐侮辱,最终变得破布娃娃一般,死在冰天雪地的夜里。连主角都不是。所以当他死后,那些刽子手们依然过着快活日子,逍遥自在,无法无天。凭什么?他的梦想和尊严,身体和未来,乃至灵魂,就这样被人肆意践踏——阮榛脸色苍白,耳畔是管家鄙夷的声音:“结婚后你就是我们宋家的小夫人,每
都市 连载 22万字
旧日回响

旧日回响

猫界第一噜
大坍塌初始,天空裂开了一条缝,一束名为“光”的刺眼物质从缝隙里透出,唤醒了沉眠的祂们,且对世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侵占。 后世也称这场灾难为【光污染】。 如有幸成为最后的幸存者,请务必牢记《灯塔生存守则》:——灯塔之外,皆为废土。- 黎危和游厄针锋相对多年,因信仰不同争得你死我活,彼此说过的每句话都需要三天揣摩真假,最大的夙愿就是让对方俯首称臣。 一次战役结束,游厄满身鲜血,跪倒在残垣断瓦中,黎危却借
都市 连载 22万字
他比我直

他比我直

星流过旷
都说gay之间有种雷达,属性相同的会相吸成为好姐妹。言卿和盛野恰好相反,他们是直男相吸,因为同样有被gay骚扰过的经历,两人连夜爬上了崆峒山。大学开学,他们刚好被分到了一间寝室。无意中发现对方也和自己一样有过相同的经历,于是一拍即合,成为了拥有坚实友谊的好兄弟。好兄弟要为兄弟两肋插刀,包括但不限于——言卿要在盛野打篮球时为他送水;在盛野给他做饭时全部吃完;盛野给他喂药时不能说苦……盛野在对待比别的
都市 连载 26万字
和嫡姐换亲以后

和嫡姐换亲以后

明春鸢
#日六,中午12点更新,感谢支持正版~#专栏内预收《替嫡姐出嫁之后》求康康呀大学生明遥期末考试结束,熬夜打游戏猝死,穿成了古代安国公府一个庶女。明遥:……还学什么习?娱什么乐?躺着活着不香吗?顶着一张芙蓉面,她混吃等死活到十五,嫡母把她许给了娘家侄子温从阳。未来夫婿年轻俊俏,游手好闲,一事无成,和她正是天造地设、一对儿懒蛋。明遥正准备拾掇拾掇换个地儿躺,突然,嫡姐不要嫡母千挑万选的新科探花了,非要
都市 连载 38万字
想看室友穿裙子有什么错?

想看室友穿裙子有什么错?

长生君
【日更,《覆盖标记》求预收】陆笙以为室友讨厌自己,看他的眼神总带着压抑的情绪。直到某天,他被堵在床边,床上被铺满了各式小裙子,室友的手搭在他腰上,眼神和手都热度惊人。……顾星灼在漫展上第一次见到陆笙,他一身高开叉旗袍简直开到腰,长腿细腰诱得不得了,明知道是男性,却仍辗转反侧梦里都是他。大学开学,俩人竟然是同寝室友,还是两人间,一切好像都很美好。可陆笙却一直大裤衩旧T恤闯天下,顾星灼忍无可忍,一掷千
都市 连载 1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