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羊想吃肉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灵素小说aimioffice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,,,间,开不同于其他器官的恢复,对于一股脑涌入的声音,大脑无法对其进行取舍,只能进

他痛苦的蜷缩在地面,双手无力地捂住耳朵,企图阻挡声音的入侵。

刷-一

忽然间,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。

黑沉的披风将百鬼丸牢牢包裹,厚重的特殊材质有效隔绝了绝大多数声音。

终于,百鬼丸安静了下来。

蝙蝠侠俯身将少年抱了起来,怀中的少年先是一僵,随后迫不及待一般往自己的怀里钻。

像是一只受惊归巢的小鸟,急迫的需要巢穴的安抚。

怀中的少年仍然在微微发抖,他张大嘴巴,在发出无声的尖叫。

蝙蝠皱了皱眉,他单手抱着少年,手掌安抚地拍了拍,将少年的脑袋摁在了自己的肩头,宽大的蝙蝠披风顺势而上,经历几番折叠牢牢地锁定在怀中的少年的身躯终于恢复了些许平静。

蝙蝠环顾了一圈四周,双死的父子,已经开始封锁现场的警察,还有站在血泊之中,僵住的杰森。

蝙蝠的眉眼松动了些,他半蹲下来,一手揽住了杰森。

“不要看。”

蝙蝠起身,一手抱起了杰森,在戈登开门的前一刻,消失在了茫茫月色之中。

“百鬼丸没事吗?”

“突然间恢复听力精神上恐怕受到了冲击。”

“乔恩他们一家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发誓我没有向乔恩透

半点他们家的真实情况!"

“杰森少爷,说话的声音请小一点。”

众人的声音透过房门隐隐约约地传出。

漆黑的房间内部,窗户被关严,窗帘被拉紧,所有电器都被拔掉,偌大的床上,百鬼丸蜷缩在柔软的床铺中间,他紧紧的抱着他们在说什么。

这是什么声音。

好吵。

好吵。

好吵!

嘎吱一声,房门被轻轻的打开了。

杰森脱掉了鞋子,赤脚踩在了柔软的地毯之上,每一步的声响都被绵软的地面一步步抵消。

宽大的床上隆起了一个小包。

原本情绪低沉的杰森看着突然间笑了一下。

他伸手扒拉一下这个小包。

一开始还有些阻力,并不愿意让他扒拉开。

原本平滑的一个白色小球硬生生被扒拉成了皱皱的一团。

几番纠缠之下,手下的被子突然一松,一个憋着嘴,挤着眉毛,硬生生在一张三无脸上挤出了不高兴神情的百鬼丸,被他扒拉了出来。百鬼丸抱着自己的腿,将脸埋在自己腿中,只剩下半张脸看着杰森。

[白色,坏。]

杰森拉着他的手,和他坐在了一起。

"百鬼丸。”

面前的少年只是很迷茫的看着自己。

“也对。”杰森喃喃自语,“你从未听见过声音,又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呢。”

他坐在了少年的正对面,与他靠得很近。

杰森感受到了少年的呼吸均匀的洒在他的脸上,温热的,仿佛带着水气,额前的发丝随着风微动,弄得他一阵发痒。他捂住了百鬼丸的耳朵,额头与之相贴,于是距离从咫尺消弥,体温在他们之间传递。

杰森将声音放轻,音调也变得柔和平缓。

他缓缓闭上了眼。

“不要去在意那些声音,看着我的灵魂,百鬼丸。”

洁白的灵魂在一片漆黑之中缓缓地绽放着白光,他柔和而并不刺眼,像是一团温暖的水,轻轻的贴在了百鬼丸的灵魂之上,将少年焦躁的灵魂安抚。这是百鬼丸最熟悉的感觉。

“你还从未真正听到过我的名字吧?”

杰森睁开了眼,带着淡淡的微笑与百鬼丸对视。

“我叫杰森。”杰森在百鬼丸的胸膛一笔一划地写下了他的名字。

“J-A-S-O-N T-O-D-D-”

他写的很认真,每一笔都很慢。

修长的食指在少年的胸膛间划过,白皙肌肤在他略带薄茧的指腹下微微凹陷,摩挲出长长的一条白痕,杰森几乎能感受到对方胸膛之下心脏的跳动。砰-砰--砰--

与他食指的运动频率一样,与他心脏....一样。

呼吸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忘记,但还没有等杰森意识到这股悸动的原,一只木质的手突然捉住了他的食指,制止住了他的行动。灰褐色的眼睛与他对视。

突然间,心脏漏了一拍,杰森一手拿着百鬼丸的手,一手捧着自己的心脏,有些怔神。

生一一生病了?

百鬼丸拉过了杰森的手,灰褐色的眼睛低垂,他捧着杰森的手,木质的义肢在少年的手掌上划拉着什么。“你在写什么?”杰森没有意识到。

“这是什么?”杰森歪过头。

"jqs?你要表达什么?"

杰森突然间意识到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上流夫人她越狱了吗[天灾+怪谈]

上流夫人她越狱了吗[天灾+怪谈]

胖哈
(现实+无规则无秩序降临天灾或者怪谈环境。) (你好奇吗?那些财阀,白富美,高知教授,世界级明星,顶级的运动员.....他们在副本里若与你相遇,是否会死在你之后呢?) 自残酷的无限世界荣誉退休,谈瑟重生既想躺平。 结果开局如下—— 蝗灾副本降临,连杀三人的越狱匪人入室却无端失踪,被放逐在乡下的某位夫人衣衫不整浴血昏迷。 消息传开,既成流言。 心有白月光,拥怀朱砂痣的财阀丈夫从遥远的沪市打来电话:让
都市 连载 41万字
继兄不善

继兄不善

第一只喵
#“想好了吗?妹妹。”# # 踏进我的樊笼。 # 苏樱有三个继兄。 卢元礼骄横跋扈,视她为掌中之物 卢崇信偏执阴郁,对她虎视眈眈 唯有裴羁光风霁月,名动天下 可苏樱最怕的,就是裴羁。 当年她随母亲二嫁入裴家,致使裴羁家庭离散,父子反目 而她更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接近他,利用他 这段往事裴羁从来不提,但她深知他必定对她深恶痛绝 亦不敢再与他有任何瓜葛。 直到母亲故世,唯一可依靠的未婚夫被迫离开长安
都市 连载 32万字
术式是Cosplay

术式是Cosplay

云十九
作为一名穿越者,月野葵的术式是神奇的cosplay。穿越当场,月野葵眼睁睁看着两个眼熟的DK追着一只面目狰狞的歪脖子咒灵狂奔而来。月野葵吓得转身就跑。然而,她的身体却突然不受控制,摆出水手月亮的经典POSE,身后爆发出爱与正义的神圣光芒:“我要代表月亮——消灭你!”“月光能量!”“轰!”歪脖子咒灵,卒。冲过来救人的DK们跑到一半惊呆了,东倒西歪地急刹车。等等,现在是什么情况?**月野葵因此入学咒术
都市 连载 20万字
过分痴缠

过分痴缠

林希之
*先婚后爱|狗血墙纸爱|追妻火葬场*改了个文名,原名《明知故陷》,不要认错了哦~【文案一】对于执拗的人来说,往往不撞南墙不回头,对于爱情中的单恋者更是如此,像是在等待那个可以放弃的节点——那晚,衣香鬓影的宴会上,裴时礼站在她对面维护另一个女人时,沈思柠意识到,她无人知晓的十年暗恋,是时候结束了。【文案二】结婚三年,沈思柠还是没能让裴时礼爱上她,少女时期满腔的期待也被婚后生活磨砺的消失殆尽。她决定放
都市 连载 29万字
和徐医生闪婚后

和徐医生闪婚后

终晚夏
【救赎治愈温馨向】【日更,平时上午9点,周四18点】表面:温文尔雅新闻主播×清心寡欲中医主任实际:诱到起飞知名声优×极情纵欲嗜血狂魔上班时,于清溏是新闻频道的王牌主播,嗓音通透,五官周正,温文尔雅。下班后,他是网配圈里的知名cv,偶尔直播,闲暇配剧,声线魅惑勾人。高三那年,于清溏因压力过大,混入了医大社团配音群,认识了个低音炮,不惜以腿照为代价,诱导对方连线配限制级广播剧。疯狂过后,于清溏以家人发
都市 连载 35万字
穿书炮灰和主角网恋翻车了

穿书炮灰和主角网恋翻车了

鹭人轻
本文1v1 ,he表面高冷男神,但阳光明媚直觉进攻系甜心少女攻X表面心高气傲谁也不爱酷哥一枚,但不经撩暴躁肉食系受-李相容穿书了,穿到了同名渣男炮灰身上,不仅身上养着一个鱼塘,还在网上装女孩,聊着金主发盗图版黑丝腿照。系统告诉他,要好好替炮灰走剧情才能活,比如作为主角故事中的炮灰,完成他的网恋被甩使命——没错,金主就是那个主角。李相容:我是直男,不骗直男。系统:对方是gay,但是不知道自己是gay
都市 连载 1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