境风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灵素小说aimioffice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萧经闻凝固了。

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摆出怎样的表情。曾经他也这么撩拨过自己,但那是太久以前的事情了。

林从沚天生仰月唇,他若是想刻意笑得甜一点,只需要微眯起眼,看着对方的眼睛,翘起唇角。萧经闻这会是开不下去了,一个多钟头,也差不多了。他咳嗽了下,转而低头看向电脑屏幕,匆匆说了句‘今天暂时就到这里’然后关掉会议通讯,从椅子站起来。因为是视频会议,萧经闻穿了整套的西装,他习惯性起身扣上纽扣,说:

“一瓶酒而已,还上楼问我?”

“我超有礼貌。”林从沚稍微仰头。

萧经闻绕过办公桌走到他面前,伸手拿过他手里的香槟,垂眼看了看,说:“我去西班牙之前请一位合作商帮我挑几瓶酒,打算送给你妈妈做新婚礼物,我对这方面不太懂,他给我挑了好几瓶,剩了两瓶在我这,就放冰箱里了。“我能喝吗?”林从沚问。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外面雨还在下,昨晚林从沚睡得很好,他睡了很长的一觉,醒来后萧经闻就已经在书房。这栋房子里还留着他的画室,是家庭影院改的,因为林从让有时候追求完美的型,会需要用投影仪来核对检查型的准确性。时隔五年再进到这个房间,石膏像被主人蒙上防尘布,画架们倚靠在墙边。似乎这里的时间被封印了起来,好像画室的主人只是出一趟远门,一两个礼拜而已。此时他们在这间画室里做/爱。

萧经闻帮他开了酒,他拎着酒瓶颈开开心心地上楼打算画画。萧经闻跟着他进来画室,林从沚叫他脱了西装外套和领带,他自己对着瓶口灌下去两三口,用他外套和领带摆了个衬布,将酒瓶放上去准备写生。结果就是型都没起完,两个就缠在一起。

林从沚用铅笔起型的时候,萧经闻在旁解了两颗衬衫纽扣,半开玩笑地说那个领带不能沾水

一领带被林从沚系在瓶颈上打了个蝴蝶结,瓶身有冰过的水珠。

林从让‘啊”了声准备过去取下来,又被萧经闻捞着胳膊拽回来,说没事,你爱怎么弄怎么弄。

五年没做的两个人,稍微有点肢体碰撞,立刻像碰到明火的柳絮,迅速燃烧、湮灭。

铅笔跌在地上,磕断了笔尖。

傍晚七点,雷雨天。一道闪电如同有人撕开夜空,想窥伺一眼。

五年没做了,手里握着林从沚的窄腰,耳边萦绕林从沚的喘叫。萧经闻需要闭眼咬咬牙,才不至于太快。这真怪不了萧经闻,禁欲系总裁不是说说而已,他这五年过.....要是少下点黑手,再斋戒一下,差不多可以青灯古佛了却余生。好了,他缓了下,继续。

窗外炸起雷声,这阵子的雨不单单是下得大,连雨珠都大得像冰雹,砸在地上响得像敲锣。

林从沚趴在床上,小腹那儿垫了个枕头。

他攥着床单,片刻后一只手覆上来,他松开了床单,去攥住那只手。

再被翻过来的时候,林从沚有些分不清自己上面的萧经闻是28岁还是33岁。坦白讲,他是有些变化的,眉宇更显成熟,尤其看着他的眼神。以前萧经闻在床上看着他一腔深情,如今他看着自己,眼里却有些悲戚一一好怕吃了这顿没下顿的那种悲戚。....但你也不能一顿吃这么多吧,林从闭了闭眼,绝望了。

林从让自己也是空窗了五年,陡然一顿来这么多,他也受不了...应该说他从第二次开始就受不了了。受不了是生理上的。

心理上能做到天亮。

林从沚发现他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想念他,同时觉得自己真是学画太久了,算算差不多二十年。绘画是一种掌控,即便是写生,将眼睛看到的挪到画布上,也是受绘画者所控制。这就像纪录片,只要镜头是人类在控制,那么世界上没有绝对客观的纪录片。

同理,只要拿着画笔的是人类,那么画作必然会沾染绘画者的思想。

林从让一直觉得他无法控制萧经闻,他曾经希望自己能改变萧经闻,把他塑造成自己理想中的,充满情怀的拍卖行总裁。但他忽视了一点,这里是现实世界。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,总之再次醒来,身上干干净净,被窝也干干净净。

印象中的床颇为惨烈,朦胧的记忆里还有床单被撕扯的声音...再仔细看看周围,哦,是客房。

静音模式下的中央空调吐着冷漠的风,林从沚慢慢坐起来,跟出风口对视。片刻后,客房门被打开,萧经闻看看他:“这个状态是醒了?”林从沚指了指自己的脸:“我睁着眼睛呢。

很难判定吗?

萧经闻解释:“昨天晚上你也是睁着眼睛,但毫无反应。”

“...”林从点头,“其实依稀有点记忆,你过来。”

他从被窝里爬出来,膝行到床边,途中踉跄了下,咬牙抱怨一句‘床买这么大干什么’。

萧经闻很听话地走到床边来,放下端进来的温水和一碗切成小丁的蜜瓜:“怎么了?”

林从沚掀开他T恤一一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和徐医生闪婚后

和徐医生闪婚后

终晚夏
【救赎治愈温馨向】【日更,平时上午9点,周四18点】表面:温文尔雅新闻主播×清心寡欲中医主任实际:诱到起飞知名声优×极情纵欲嗜血狂魔上班时,于清溏是新闻频道的王牌主播,嗓音通透,五官周正,温文尔雅。下班后,他是网配圈里的知名cv,偶尔直播,闲暇配剧,声线魅惑勾人。高三那年,于清溏因压力过大,混入了医大社团配音群,认识了个低音炮,不惜以腿照为代价,诱导对方连线配限制级广播剧。疯狂过后,于清溏以家人发
都市 连载 35万字
炮灰,但是开始发疯

炮灰,但是开始发疯

禾花
【芝麻汤圆美人受×刻薄护短西装暴徒攻】被迫嫁人那天,阮榛觉醒了。他意识到自己是一本狗血文里的炮灰小妈,在丈夫去世后被儿子们强取豪夺,凌虐侮辱,最终变得破布娃娃一般,死在冰天雪地的夜里。连主角都不是。所以当他死后,那些刽子手们依然过着快活日子,逍遥自在,无法无天。凭什么?他的梦想和尊严,身体和未来,乃至灵魂,就这样被人肆意践踏——阮榛脸色苍白,耳畔是管家鄙夷的声音:“结婚后你就是我们宋家的小夫人,每
都市 连载 22万字
旧日回响

旧日回响

猫界第一噜
大坍塌初始,天空裂开了一条缝,一束名为“光”的刺眼物质从缝隙里透出,唤醒了沉眠的祂们,且对世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侵占。 后世也称这场灾难为【光污染】。 如有幸成为最后的幸存者,请务必牢记《灯塔生存守则》:——灯塔之外,皆为废土。- 黎危和游厄针锋相对多年,因信仰不同争得你死我活,彼此说过的每句话都需要三天揣摩真假,最大的夙愿就是让对方俯首称臣。 一次战役结束,游厄满身鲜血,跪倒在残垣断瓦中,黎危却借
都市 连载 22万字
他比我直

他比我直

星流过旷
都说gay之间有种雷达,属性相同的会相吸成为好姐妹。言卿和盛野恰好相反,他们是直男相吸,因为同样有被gay骚扰过的经历,两人连夜爬上了崆峒山。大学开学,他们刚好被分到了一间寝室。无意中发现对方也和自己一样有过相同的经历,于是一拍即合,成为了拥有坚实友谊的好兄弟。好兄弟要为兄弟两肋插刀,包括但不限于——言卿要在盛野打篮球时为他送水;在盛野给他做饭时全部吃完;盛野给他喂药时不能说苦……盛野在对待比别的
都市 连载 26万字
和嫡姐换亲以后

和嫡姐换亲以后

明春鸢
#日六,中午12点更新,感谢支持正版~#专栏内预收《替嫡姐出嫁之后》求康康呀大学生明遥期末考试结束,熬夜打游戏猝死,穿成了古代安国公府一个庶女。明遥:……还学什么习?娱什么乐?躺着活着不香吗?顶着一张芙蓉面,她混吃等死活到十五,嫡母把她许给了娘家侄子温从阳。未来夫婿年轻俊俏,游手好闲,一事无成,和她正是天造地设、一对儿懒蛋。明遥正准备拾掇拾掇换个地儿躺,突然,嫡姐不要嫡母千挑万选的新科探花了,非要
都市 连载 38万字
想看室友穿裙子有什么错?

想看室友穿裙子有什么错?

长生君
【日更,《覆盖标记》求预收】陆笙以为室友讨厌自己,看他的眼神总带着压抑的情绪。直到某天,他被堵在床边,床上被铺满了各式小裙子,室友的手搭在他腰上,眼神和手都热度惊人。……顾星灼在漫展上第一次见到陆笙,他一身高开叉旗袍简直开到腰,长腿细腰诱得不得了,明知道是男性,却仍辗转反侧梦里都是他。大学开学,俩人竟然是同寝室友,还是两人间,一切好像都很美好。可陆笙却一直大裤衩旧T恤闯天下,顾星灼忍无可忍,一掷千
都市 连载 1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