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汽水淼淼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灵素小说aimioffice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阳光明媚。

在厨房忙活的刘春高兴地和刚起来的周朗打招呼:“小朗,早啊。”

周朗也笑着回应:“爸,早。”

“快去洗漱,吃饭了。”一旁的周锦熙招呼道。

周朗点了点头去洗漱了。

等他洗漱完毕,周锦熙和刘春已经将早饭摆好等着他了。

他赶紧落座,坐下后,看了眼身旁的空位,问:“月月呢?”

周锦熙:“昨天累着了,还睡着呢,咱们先吃,我给她留了饭。”

周朗点了点头,然后听见刘春问:“昨天睡得好吗?”

他拿起筷子回应:“嗯,睡的很好。”

刘春闻言看了眼周锦熙,周锦熙冲他鼓励地点点头。

刘春犹豫了一下,还是将准备好的话说了:“小朗,我已经知道我们董事长是你的生父了,我考虑了一下.....想着换个工作。

这是他昨天和周锦熙商量之后的决定,他自己是无所谓,但考虑到周......

周朗这孩子自尊心强,不一定乐意他继续给钱进打工。

周朗闻言愣了一下,这才想起来自己昨天回来太累了就直接睡了,还没和父母坦白钱进给了他什么。“稍等。”

他放下筷子,起身去卧室将赠予合同翻了出来。

回到座位后他将合同递给了周锦熙。

周锦熙一头雾水地接过。

翻了两页后,她震惊地瞪大了眼睛。

“他、他把医院给你了?!”

一向处变不惊的周锦熙被吓到了。

周朗点了点头。

刘春听明白了,也傻眼了,赶紧将合同拿过来看。

“他还给了我五千万和一套房子,他....”周朗平静地将昨天钱进说的话复述了一遍。

周锦熙听完沉默了一会儿,才说:“你收着吧,这是他欠你的,你不必有心理负担。

虽然周朗从来不说,但周锦熙知道,他心里是有恨的。

她当初和父母赌气生下了他,却从没想过怎么样将他抚养长大,更没考虑过一个众人眼里“父不详”的私生子会面临什么样的非议周朗笑了笑,没说话。

其实,昨天钱进说的那些话,什么提前给遗产,什么想要补偿他,他一句都不信。

他搞不懂钱进想要什么,却也不急,等着看他还会做什么。

毕竟时间比眼睛更能看清一个人。

刘春这时也总算翻完了合同。

确定了合同是真的,他刚要说什么,周朗手边的手机响了。

“你先接电话。”刘春说。

周朗看着陌生的来电显示,犹豫了一下才按了通话键。

“喂,你好,请问找谁?”

“周少爷您好,我是昨天和您见过面的金彦。”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
周朗抬头看了眼周锦熙,然后回:“您好,有什么事吗?”

金彦:“是这样的,我打电话过来是想通知您,您的账户网银已经开通了,您可以随时用我们银行的官方app办理一切业务。”周朗:"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说完,那头好一会儿没回应。

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他主动问。

“啊。”金彦像是惊醒过来,说,“没有了,打扰您了,祝您周末愉快。

虽然听出金彦有话没说,但对方都说没有了,周朗也不会再追问。

他回了句周末愉快后把电话挂了,然后看向对面的周锦熙。

正要和她说昨天碰到金彦和喻建义的事,周锦熙的手机也响了。

周锦熙拿起手机。

刘春问:“谁啊?”

周锦熙一脸诧异地看着来电显示。

“行长。奇怪,怎么大周末的打电话。”

说着她冲父子俩指了指餐桌,示意他们继续吃饭,然后拿着手机去了阳台。

周朗隐约猜到行长打这个电话来是为什么,他竖起耳朵听。

"喂,行长。”

“超高端客户?”

"转给我?"

周朗微微一笑,确定了自己没猜错

"是谁拉来的客户啊?”

“新来的金副行长?那为什么转给我?”

“您说谁???我儿子???”

"好的,我知道了。"

周锦熙挂了电话,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。

她瞪大眼睛问周朗:“你不是说钱进给了你五千万吗?为什么我们行长说你户头上有4.5个亿?”

正微笑着的周朗愣住了,“什么?!”

另一边,江湾豪庭一号院。

钱嘉禾不认床,在新家的这一觉睡得格外踏实,几乎一沾床就陷入了深度睡眠。

再次睁开眼,是因为一阵电话铃声。

他迷蒙着眼伸手拔下了充了一晚上电的手机。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和徐医生闪婚后

和徐医生闪婚后

终晚夏
【救赎治愈温馨向】【日更,平时上午9点,周四18点】表面:温文尔雅新闻主播×清心寡欲中医主任实际:诱到起飞知名声优×极情纵欲嗜血狂魔上班时,于清溏是新闻频道的王牌主播,嗓音通透,五官周正,温文尔雅。下班后,他是网配圈里的知名cv,偶尔直播,闲暇配剧,声线魅惑勾人。高三那年,于清溏因压力过大,混入了医大社团配音群,认识了个低音炮,不惜以腿照为代价,诱导对方连线配限制级广播剧。疯狂过后,于清溏以家人发
都市 连载 35万字
炮灰,但是开始发疯

炮灰,但是开始发疯

禾花
【芝麻汤圆美人受×刻薄护短西装暴徒攻】被迫嫁人那天,阮榛觉醒了。他意识到自己是一本狗血文里的炮灰小妈,在丈夫去世后被儿子们强取豪夺,凌虐侮辱,最终变得破布娃娃一般,死在冰天雪地的夜里。连主角都不是。所以当他死后,那些刽子手们依然过着快活日子,逍遥自在,无法无天。凭什么?他的梦想和尊严,身体和未来,乃至灵魂,就这样被人肆意践踏——阮榛脸色苍白,耳畔是管家鄙夷的声音:“结婚后你就是我们宋家的小夫人,每
都市 连载 22万字
旧日回响

旧日回响

猫界第一噜
大坍塌初始,天空裂开了一条缝,一束名为“光”的刺眼物质从缝隙里透出,唤醒了沉眠的祂们,且对世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侵占。 后世也称这场灾难为【光污染】。 如有幸成为最后的幸存者,请务必牢记《灯塔生存守则》:——灯塔之外,皆为废土。- 黎危和游厄针锋相对多年,因信仰不同争得你死我活,彼此说过的每句话都需要三天揣摩真假,最大的夙愿就是让对方俯首称臣。 一次战役结束,游厄满身鲜血,跪倒在残垣断瓦中,黎危却借
都市 连载 22万字
他比我直

他比我直

星流过旷
都说gay之间有种雷达,属性相同的会相吸成为好姐妹。言卿和盛野恰好相反,他们是直男相吸,因为同样有被gay骚扰过的经历,两人连夜爬上了崆峒山。大学开学,他们刚好被分到了一间寝室。无意中发现对方也和自己一样有过相同的经历,于是一拍即合,成为了拥有坚实友谊的好兄弟。好兄弟要为兄弟两肋插刀,包括但不限于——言卿要在盛野打篮球时为他送水;在盛野给他做饭时全部吃完;盛野给他喂药时不能说苦……盛野在对待比别的
都市 连载 26万字
和嫡姐换亲以后

和嫡姐换亲以后

明春鸢
#日六,中午12点更新,感谢支持正版~#专栏内预收《替嫡姐出嫁之后》求康康呀大学生明遥期末考试结束,熬夜打游戏猝死,穿成了古代安国公府一个庶女。明遥:……还学什么习?娱什么乐?躺着活着不香吗?顶着一张芙蓉面,她混吃等死活到十五,嫡母把她许给了娘家侄子温从阳。未来夫婿年轻俊俏,游手好闲,一事无成,和她正是天造地设、一对儿懒蛋。明遥正准备拾掇拾掇换个地儿躺,突然,嫡姐不要嫡母千挑万选的新科探花了,非要
都市 连载 38万字
想看室友穿裙子有什么错?

想看室友穿裙子有什么错?

长生君
【日更,《覆盖标记》求预收】陆笙以为室友讨厌自己,看他的眼神总带着压抑的情绪。直到某天,他被堵在床边,床上被铺满了各式小裙子,室友的手搭在他腰上,眼神和手都热度惊人。……顾星灼在漫展上第一次见到陆笙,他一身高开叉旗袍简直开到腰,长腿细腰诱得不得了,明知道是男性,却仍辗转反侧梦里都是他。大学开学,俩人竟然是同寝室友,还是两人间,一切好像都很美好。可陆笙却一直大裤衩旧T恤闯天下,顾星灼忍无可忍,一掷千
都市 连载 1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