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叶湄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灵素小说aimioffice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崔闾有一瞬间是想拒绝的,甭管有没有人信,他确实没打算沾严修

府上抄出来的东西。

爱钱乃人之本性,何况他曾经还深陷其中。

一种造化弄人的感受,让他望着几箱笼的财物,自己跟自己天人交战了起来。

举凡干抄家这活的,上上下下都得肥一圈,不成文的规定,在登记造册前,都有一波就地分脏之举,大头当然得归皇家国库,那些小指头缝里流出来的,就是抄检的差兵们的辛苦费了。若按他以往的脾性,别说就后背上给刀划了一下,就是腿折了也得杵着拐去围观,再凭他跟毕衡的关系,从中分一杯美绝对是可以有的,更或者心黑一点,压根就不提严修那幢金书榭,回头等抄检的人走了,自己悄摸摸的带人进去拿

普通青砖替了那些金墙,哪怕只替出

要知道,梦里那幢金书榭就没被招出来,严修在被带走之前,一碗药毒死了他府里上下奴从百余口,只单留了他那病儿子一个,到审训问罪结束,给他盖的章也就是江州豪绅推出来的替罪羊,有钱,但又没那么豪阔。

直到江州海防线失守,他病儿子被一伙窜上岸的东桑刀客架了脖子,为保命,那幢尘封了十来年的破旧书榭,这才以亮闪闪的姿态进入了全江州,甚至全大宁人的眼。就算是已经被撬用了一个窗台的金砖,那留下的墙体也叫东桑刀客们足足挖了三

天,海盗船来来回回跑了五六趟,那赚的叫一个盆满钵满。

严修那老贼,把埋入水体的地基建的比平常房子深两丈,光从花湖里起出

来的地基砖,就够铸起皇宫前门的蟠龙柱了。

已经不是一般的有钱了,那是真正的江州豪绅起家的底蕴。

崔闾跟毕衡供出这幢金屋时,就打消了想要浑水摸鱼的想法,甚至都安耐住了想去亲眼见证一下,那遍地黄金的激动时刻。人性的本能是可以克制,奈何藏在骨子里的惯性,会让他忍不住伸手上去扒拉一下。

太苦了,他又不是主动进化到视金钱如粪土的境界,那不是有刀架在脖子上,一切都奔着便宜外人不如便宜自己人的想法么?他这辈子就没想过有一天,会有把钱往外推的一天,更没有想过,有一天会对着金灿灿的黄金无动于衷。这简直跟坐怀不乱的那谁有的一拼了。

崔闾陡然叹了口气,觉得这辈子的坚韧都用在了此处,竟然能用平静的语气,对着那堆金子摆手,“抬走吧!我不需要。毕衡愣了一下,那是真真正正的怔愣住了,眼睛瞪大嘴巴开合,半晌才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,“啥?.....刚说的啥?”一定是他刚才耳朵背了下,听错了音,崔闾绝对不可能会拒绝到了嘴的钱财,绝对不可能!

崔闾扭过脑袋,再次坚定的挥了挥手,“你分给其他人吧!或者就自己多留一点,反正我不要。”

好的,这次听清楚了,可是,为什么呀?

毕衡绕道崔闾脸跟前,弯腰给他打保票,“你是不是担心这账不好做?你放心,我会平掉的,肯定不会叫人知道你也参与了分....咳,分钱之举,我那些手下都花钱买过嘴了,他们都知道这次不是因为你,根本也取不到这么大笔财富,巴不得你同他们成为一伙呢!再者,你若担那我在这里给你起誓,倘若我以后拿这个同你讲任何事情谈条件,就叫我这辈子都修不成河渠,开不了水道,闾卿,我是真心诚意想要带你分一杯美的,你救我,又帮我立了这么个大功,于情于理,这份钱都你该得,而且你若不拿,那些拿了的兄弟们,他们也不安心呐!"这就是水至清则无鱼的真理了,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操蛋,想要独善其身的时候,却有一波人担心你另起外心,不把你拉到一个沟里呆着,他们反而要惴惴不安了起来,后果,那真是不可预测!崔闾知道毕衡说的是真的,他若不拿,毕衡那份也不好动,那已经分发下去的就得往回收,那那些已经落了袋的兄弟们能答应?他会直接将自己摆在众矢之的的位置上的,等后面再有什么事啊祸的,那些人必然是要动心思排除异己的。崔闾上了毕衡这条船,就也不能够让自己成为他队伍里的异己,那很危险。

他相信毕衡,但毕衡那些手下人都是京里出来的,一趟差出完,各自闭紧了嘴各归各位,真情分哪有多少呢!更何况,他们旁边还有个不齐心的秋三刀和纪百灵,他们若再为点份额离了心,可不得给人机会搞分离反间么?毕衡需要用这份惠利笼络人心。

所以这钱,不好不拿!

官场规矩,没料崔闾官没当,这规矩倒是给立上了。

也是阴差阳错的结果。

崔闾抹了把脸,调理表情动作,扯了个虚虚的笑来,“我懂你的意思了,那我就收了,谢谢毕兄....顿了下没忍住,又道:“其实你可以瞒下其中我的事情,就说那书榭是你自己找到的么!”如此,他也能撇清这里面的关系,不至于叫更多人知道他的存在了。

毕衡查完人,收完账,万一没能彻底控制住江州,回头指定是要离开的,那时,他怕是在滙渠县也呆不下去了。江州豪绅们肯定是要掘地三尺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上流夫人她越狱了吗[天灾+怪谈]

上流夫人她越狱了吗[天灾+怪谈]

胖哈
(现实+无规则无秩序降临天灾或者怪谈环境。) (你好奇吗?那些财阀,白富美,高知教授,世界级明星,顶级的运动员.....他们在副本里若与你相遇,是否会死在你之后呢?) 自残酷的无限世界荣誉退休,谈瑟重生既想躺平。 结果开局如下—— 蝗灾副本降临,连杀三人的越狱匪人入室却无端失踪,被放逐在乡下的某位夫人衣衫不整浴血昏迷。 消息传开,既成流言。 心有白月光,拥怀朱砂痣的财阀丈夫从遥远的沪市打来电话:让
都市 连载 41万字
继兄不善

继兄不善

第一只喵
#“想好了吗?妹妹。”# # 踏进我的樊笼。 # 苏樱有三个继兄。 卢元礼骄横跋扈,视她为掌中之物 卢崇信偏执阴郁,对她虎视眈眈 唯有裴羁光风霁月,名动天下 可苏樱最怕的,就是裴羁。 当年她随母亲二嫁入裴家,致使裴羁家庭离散,父子反目 而她更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接近他,利用他 这段往事裴羁从来不提,但她深知他必定对她深恶痛绝 亦不敢再与他有任何瓜葛。 直到母亲故世,唯一可依靠的未婚夫被迫离开长安
都市 连载 32万字
术式是Cosplay

术式是Cosplay

云十九
作为一名穿越者,月野葵的术式是神奇的cosplay。穿越当场,月野葵眼睁睁看着两个眼熟的DK追着一只面目狰狞的歪脖子咒灵狂奔而来。月野葵吓得转身就跑。然而,她的身体却突然不受控制,摆出水手月亮的经典POSE,身后爆发出爱与正义的神圣光芒:“我要代表月亮——消灭你!”“月光能量!”“轰!”歪脖子咒灵,卒。冲过来救人的DK们跑到一半惊呆了,东倒西歪地急刹车。等等,现在是什么情况?**月野葵因此入学咒术
都市 连载 20万字
过分痴缠

过分痴缠

林希之
*先婚后爱|狗血墙纸爱|追妻火葬场*改了个文名,原名《明知故陷》,不要认错了哦~【文案一】对于执拗的人来说,往往不撞南墙不回头,对于爱情中的单恋者更是如此,像是在等待那个可以放弃的节点——那晚,衣香鬓影的宴会上,裴时礼站在她对面维护另一个女人时,沈思柠意识到,她无人知晓的十年暗恋,是时候结束了。【文案二】结婚三年,沈思柠还是没能让裴时礼爱上她,少女时期满腔的期待也被婚后生活磨砺的消失殆尽。她决定放
都市 连载 29万字
和徐医生闪婚后

和徐医生闪婚后

终晚夏
【救赎治愈温馨向】【日更,平时上午9点,周四18点】表面:温文尔雅新闻主播×清心寡欲中医主任实际:诱到起飞知名声优×极情纵欲嗜血狂魔上班时,于清溏是新闻频道的王牌主播,嗓音通透,五官周正,温文尔雅。下班后,他是网配圈里的知名cv,偶尔直播,闲暇配剧,声线魅惑勾人。高三那年,于清溏因压力过大,混入了医大社团配音群,认识了个低音炮,不惜以腿照为代价,诱导对方连线配限制级广播剧。疯狂过后,于清溏以家人发
都市 连载 35万字
穿书炮灰和主角网恋翻车了

穿书炮灰和主角网恋翻车了

鹭人轻
本文1v1 ,he表面高冷男神,但阳光明媚直觉进攻系甜心少女攻X表面心高气傲谁也不爱酷哥一枚,但不经撩暴躁肉食系受-李相容穿书了,穿到了同名渣男炮灰身上,不仅身上养着一个鱼塘,还在网上装女孩,聊着金主发盗图版黑丝腿照。系统告诉他,要好好替炮灰走剧情才能活,比如作为主角故事中的炮灰,完成他的网恋被甩使命——没错,金主就是那个主角。李相容:我是直男,不骗直男。系统:对方是gay,但是不知道自己是gay
都市 连载 18万字